USTSU

作者: shinji
檢視: 63927|回覆: 48

主題標籤Tag

more +隨機圖賞Gallery

爾灣 Turtle Rock 好區雅房出租900爾灣 Turtle Rock 好區雅房出租900
爾灣 Turtle Rock 好區大套房出租1500爾灣 Turtle Rock 好區大套房出租1500
灣區舊金山教車教練灣區舊金山教車教練
二樓大房分租,近SFSU和CCSF二樓大房分租,近SFSU和CCSF
獨立單位一房一廳一衞,靠近San Jose downtown and SJSU獨立單位一房一廳一衞,靠近San Jose downtown and SJSU
二手嬰兒床 Used Graco Crib二手嬰兒床 Used Graco Crib

[燒錢的生活] 在美國唸書的點點滴滴

[複製連結]
shinji 發表於 2007-9-12 06:18: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檢視: 63927|回覆: 48
這篇算是突然有感而發寫的

從小到大,在班上的成績雖然不是前三名,但也維持在10名左右
從國小到高中,身邊的同學總是有一兩個人離開台灣到美國唸書
因為那些同學通常都是屬於班上中後段成績
到自己出國唸書之前,一直以為國外念書比台灣輕鬆很多,所以也不覺得到國外唸個學位回來有什麼困難的
其實自己從小到大不是什麼領獎的料,領過最多的就是進步獎..
而且從來沒有在朝會上台領獎過

後來在大學教授的鼓勵下以及父母肯栽培我,當完兵後就被一腳踢出來到美國
一開始是在SJSU的SAL唸語言學校,以為在裡頭就可以把托福補起來,把GRE考過
後來才發現,來美國唸書其實不是想像中的輕鬆,換句話說應該是個什麼都要自己來的地獄
在這裡根本沒有人會管你的死活,自己不努力就準備"客死在他鄉"

在SAL的一年中,除了看到各式各樣的人(包含所謂的紈褲子弟)自己也曾經迷惘過,因為在中間那段沒學校念的日子裡,根本不知道下一年自己會在哪落腳,那種徬徨根本沒有人可以幫你,只能靠自己在迷霧中找出那條正確的出路.加上很多同學轉到De Anza或是其他的研究所,相對的就更覺得自己的無助與無能,為什麼人家都找到出口了,自己卻還在那片森林中打轉.
在那一年中,也看到了SAL為了賺錢,整個教學品質的下降,下降很多,但是他也賺了很多,光是整批電腦的大換血就知道他賺了多少,相對的以前的教學方式已經看不到了...

最早剛進去Sal的時候,是05年的一月,第一次離開家裡唸書就到了地球的另一面,除了興奮之外還帶一點憂愁,畢竟出國之後什麼事都要靠自己,家裡的人已經幫不上任何的忙.因為在台灣沒有特別補過Toefl,在Sal的分班考試完全是憑實力去考,結果被分到了不上不下的E1,第一天上課更感到孤獨,因為全班只有我一個台灣人,一半是韓國人,另一半則是其他國家的人.一開始還很憂愁的想,怎麼別班至少有兩個以上的台灣人,我的班只有我一個台灣人.可是哀傷沒多久,自己就轉個方式想,這反而是我練習英文的好機會.很快的就跟同學打成一片,而我也很幸運的,第一學期的課就遇上的Sal的兩位王牌老師,Poul和Julie.一個讓我的寫作能力大增,一個讓我敢開口講話.那時候和班上幾個韓國同學一起準備托福,大家都想在05年九月之前考過托福,有著相同的目的,讀起書來就比較有向前的動力.Sal當時有個習慣,會把各班的文章貼在公佈欄讓大家閱讀,因為看了較高level同學寫的文章,也讓我下定決心要學好英文寫作,加上Poul的指導,自己的寫作進步相當快,除了可以再短時間內寫出一篇essay外,也會力求自己把文章加長(不是純粹用廢話加長文章),所以每次上寫作課,我的同學都不太想看我的文章,因為太花時間了.我也在第一個學期快結束時,和同學一起去考托福,那時候是05年的五月.兩個星期後,成績出來了,因為寫作拿高分,成績拉到了510分,換句話說,待上一個學期,寫作可以進步的很快,但是在聽力和閱讀方面,沒有什麼很大的改變,畢竟在Sal,正統的英文發音只有老師發的出來,加上他們的講話速度不快,所以對托福聽力並沒有很實質的幫助,閱讀就更不用說了,Sal的閱讀課準備的是關於法律的小說,看完一整本精簡版,認識的單字就那麼幾個,絕對不夠應付托福考試.

在家人的支持下,我報名了暑期班,偏偏開課前,祖父重病,被臨時招回台灣,就在準備回美的前幾天,祖父就這樣離開了,結果整個暑假有一半是待在台灣辦喪事.回來美國後,發現自己的英文退了很多,怎麼努力都沒辦法回到5月那時候的狀況,我的狀況果然印證了前人說的唸書要一鼓作氣,到我考上研究所前,我覺得自己的英文卡在一個程度,怎麼努力都沒辦法有很明顯的突破.回來沒多久又考了第二次,很明顯的成績比第一次慘,九月份改制前又考了一次,只回到了第一次的成績.那時候身邊幾個同學,除了轉去De anza之外,上研究所的同學也都離開了.這時候才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是,不上不下,想回台灣,不知道怎麼跟家人開口,想待下來又沒有學校念.這種迷惘只能自己想辦法去調適.

這段期間進來的台灣人,90%都是來遊學,我認識的幾個,沒有一個人在準備Toefl,GRE或是GMAT.這時候才發現一個人唸書真的很無趣,沒有相同目標的同學可以彼此鼓勵,紈褲子弟這類型的人就是在這時候碰到的,多紈褲咧,新車買不到三個月就撞爛在San Jose附近的一座山上,然後就準備再花錢買一部新車.

台灣同學在Sal裡頭幾乎是最早成為有車一族的,上課就直接把車停在教室外的收費停車格,臺灣同學果然是好野人,一天四小時的課就要花四元的停車費,一個月停車費至少80元.想當初我是在第二學期快結束時才成為有車一族,開車上課都是停在280橋下的免費停車位,再走過兩三個Block上課.那時候剛搬到現在住的地方,一住就住了兩年多,今年才剛簽下第三年的合約.我很慶幸遇到不錯的房東,幾乎一兩個月就會找我們去她家吃飯,房東太太更以自己沒辦法唸研究所為例子,要我們好好把握時間,考上理想的學校.

在Sal的第三個學期,自己很明顯變的很消極,在課堂可以跟同學說話,但是下課後都是自己一個人,不會刻意想到跟人聊天,所以那個學期我沒有比較熟的同學,加上這個時候Sal改變經營方式,只要舊生唸過一學期,第二學期一定可以到較高level的班,原因在於他們超收學生,不這樣做,沒有多的空間給學生上課,那時候我本來可以申請上G1的課程,不過在前人的建議下,決定待在E2準備托福,Level越高功課越花時間,就越沒有時間準備留學考試.在Sal以錢為導向的目的下,E2班級的學生程度落差很大,E2 essay標準大約是double space 四張左右的長度,但是有人卻連一張半的長度都寫不出來,那時候依然是Poul敎我這一班,他在私底下就跟我道歉說我這學期可能學不到東西,我也跟他說沒關係,畢竟自己的目的在於考過托福,申請研究所.就這樣過了一學期,在12月左右考了第一次的IBT,想當然爾,就是上戰場馬上被爆頭的那個.加上這個學期有一堂課老師敎的爛,一直翹他的課,我就這樣被Sal拉掉I-20.這件事非同小可,因為表示我不能再待在美國了,在朋友和室友的建議下,就這樣轉學到了NPU,準備展開另外一段的求學生活

在Sal準備托福,很明顯的,一定要放掉Sal的課程,發下的作業就是應付用的,花越多時間在作業上,準備托福的的時間就越少,這也是為什麼前人不鼓勵我上G1的原因,因為他們都是過來人.畢竟在美國的每一天都是在燒錢,考過時間越慢,錢就燒的越多,加上念的是沒有學位的語言學校,不是每戶人家都可以接受自己的小孩出國一兩年回來只是拿個結業證書,也不是每戶人家可以花一兩年的時間把錢都讓小孩拿去繳語言學校的學費.自己的家人好講話,但是對於親朋好友,就很難在他們面前解釋個清楚.在台灣,大家要看的還是那張畢業證書,沒有畢業證書,怎麼解釋都沒用,這也是為什麼後來會有人去念一些野雞大學的原因之一.當時,我常接到老媽的來電,因為老爸常聽到這類的例子,所以對於在美國待了一年的我,卻沒有學校念相當的擔心,很怕我就這樣進去了野雞大學.家人無形中的壓力和沒學校念的壓力,讓我走入了有生以來最黑暗的日子,比當兵被學長玩還要黑暗...

在Sal的這一年,看到很多一開始來也是打算在美考托福,申請研究所的同學,但是一個學期過後,不是打包回台的,就是自甘墮落,努力硬撐到E2轉去De Anza.原因不外乎自己定力不夠,朋友找就一起出門玩樂去了; 發覺Sal的課程對準備托福幫助不大,自己又不知道該如何唸起,加上身邊的瑣事,唸書的時間就更少了;就我在Sal一年的觀察,真的有報名托福考試的臺灣人可能不超過10個,今年我還在車廠碰到幾個以前也待在Sal的台灣學生,他們正在San Rafel唸書,一樣是念沒有文憑的語言學校(因為level升不上去,想進研究所也進不去),那群人幾乎都是比我早來美國的,如果他的家人知道在美三年,念的是只有結業證書的學校,不知作何感想?

後來自己也離開了SAL轉到了人家口中的學墊NPU,原本準備在那邊準備托福,結果好死不死亂考也考過了他的入學考,直接開始唸那邊研究所EE的課程.在那邊,又是另外一個感觸,雖然是研究所的課程,但是根本沒有膽子跟父母講說自己在這間排名很後面的學校,除了沒臉之外,也很對不起父母的栽培.這一年正是06年的前半年,也算是我有生以來的最低潮..有生以來頭一次知道什麼叫做壓力大睡不著,頭一次被老爸唸到臭頭.那時候的無助跟徬徨更甚於05年那時候的感覺.於是在老爸的壓力下,去申請了SCU和SJSU,那時候自己壓根沒有想到自己會上,在拿到信的前一天晚上,已經把簡訊和email都打好,也都做好心理準備有最壞的打算...

進去了NPU,表面上是對父母說換個學習環境,好準備的TOEFL考試,實際上是因為無法跟父母表明轉學的真正原因.雖然只在NPU呆了短短的半年,但是每天的生活卻是相當的不快樂,完全不知道明天會是怎麼樣的日子.回台灣或是撐下來,一個無解的答案,因為真正的答案只能靠自己努力去做才知道,不是說了就算.還記得開學前曾回去兩個星期,那時候只跟父母講轉到一間小學校準備託福,也沒有跟他們說的很明,那間就是人家口中的學墊.回美國後,原本想說終於瞞過去了,誰曉得在美國的阿姨跟我父母講了實情.這時候才感受到壓力,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們解釋,最後只跟他們保證一定不會在那邊畢業,一定會轉出去.

或許NPU的學生會有點不服氣,不過請自己想想,如果以後你的孩子花你那們多錢出國唸書,結果最後跑去像台灣的稻江這類的學校,你是否一點感覺都沒有, 尤其是當你身邊的朋友小孩唸的就算不是美國百大,但都是不錯的學校,試問你是否一點感覺都沒有.我一直到上了SCU,放假回台灣陪父母,才知道那時候為什麼父母會那麼生氣.一是我花了那麼久的時間,結果跑去唸個不是傳統學校的學校,二是父母身邊朋友的小孩,雖然不是上美國百大,但也都唸了不錯的學校,而且是短短時間就把學業完成,不像我花了一年時間,連個標準的大學都沒有進去.把角度換成是父母,我想就算朋友沒有講話,自己也會想挖個洞鑽進去.因為錢花的比人家多,孩子卻跑去墮落,被朋友聽到,不被當成凱子也很難.

在NPU上課第一天,很明顯感覺這不是個好的學習環境,除了上課時間老師講英文外,平常時間聽到的都是中文,不只英文不會進步,還可能會退步.班上的同學,有在唸書的不多,在學校最常聽到的話題,不是要去哪討論功課,而是你的功課寫完能不能借我,週末去哪打球,週末去哪玩.相對的,如果真的要學到東西,那麼這些東西能少碰就少碰,不然只會跟著墮落下去.因為自己的目標是考託福,GRE,所以學校的課程不是上的很認真,畢竟學校的作業能越短時間完成越好,這樣才會有多的時間準備.在那的第一個學期,幾乎每星期父母都會打電話過來”慰問”.美其名是慰問,實際上還是問何時會轉出去,考試考了沒,學校申請沒.一直到我申請上 SCU,整整半年多我沒有任何的娛樂,唯一的娛樂是晚上開車出去晃一圈,小阿苦會在一年間開兩萬miles就是這樣開出來了,所以整個北San Jose幾乎被我繞光光了,叫出來的路名,我大概都知道他的位置. 車上的那本灣區地圖也被我翻到快爛了.書會被翻爛是真的,絕對不是電影或是電視劇為了演出而做的效果.

在NPU選課沒有什麼自由,全部都是由office的人幫你選,如果自己不先把課程打聽清楚,會碰上沒課可以上的窘境.我在那邊待上短短的兩個學期,第二個學期就碰上這種情形,那時候還猛跑office協調,畢竟學校是規定上滿兩個學期才可以放長假,最後只好去修個沒用的課,學校以賺錢為導向就是這樣,不是以學生修課的權益為主.加上受到office裡頭的職員的言語刺激,更加決定我要離開這間學校.

在學校裡頭的課程,跟一般大學有很大程度的落差,像我這樣不以學校課程為主的學生,還必須另外找時間唸托福的人,第一學期竟然可以在其中的一堂課拿到全班第一名的成績.這表示,不是其他學生太混,就是學校課程的程度跟一般大學有落差,後來去了SCU,確定了這兩者都有.所以學校好壞不止學生程度有差,連課程難度都差很多.

在NPU這段時間,老爸老媽不時打電話過來關切,我的前女友也在這段時間跟我分手了,那種雙重打擊下,真的覺得人生是黑白的,雖然很失落,不過還不至於會跑去做傻事,在這最低潮的時候,我也考了兩次托福,第一次因為聽力抽到爛題目,聽力內容都是講人文,歷史,心理學,在台灣就是對這些沒興趣,所以才不會去念這些科系,想當然爾,這次托福考不好,只考了60分.第二次則是在SCU文件截止日前沒多久收到的,所以沒看成績就直接連信封再次丟到SCU.

GRE成績更是一絕,當時上了SCU網站,也報了EE,翻了所有的網頁就是沒有看到要求GRE成績,當時想說這麼好的學校不用GRE,當然報名啦,不報名的是傻子.報名後沒幾天,學校來E-mail,需要我補GRE成績,也給我另一個聯結,天啊,還需 GRE成績,那時候是七月中,SCU文件截止日在八月中,我能考GRE的時間就只有八月初這一次,抱著死馬當活馬醫,就這樣考了人生唯一一次的GRE,在準備的兩個星期中,就是全力準備數學,因為英文部分短短兩星期絕對補不起來.台灣強的果然是數學,我記得我寫數學題目時,是一邊寫一邊罵美國人,台灣國中題目的數學被拿來考GRE真的很好笑.而英文那部份當然是放牛吃草.終於在文件截止日那天收到學校的信,他們說沒有收到ELS寄來的成績單,但是我卻早已拿到,還好當時自己就怕會有這個情形,並沒有拆封我的那份成績,於是跟office的人聯絡好,當天親自把這份未拆封的GRE成績送去學校office.當時的職員跟我說一個星期後就會用正式信件通知,不論有沒有上都會在那封信寫明.之前認識的朋友都跟我說SCU很難上,甚至是一些相關科系的朋友去申請都被打回票,等待的納一個星期真的很難熬,老爸更是天天打電話問何時放榜.那種壓力絕對不是用寫的就寫的出來.老爸也說九月份老媽會到美國看我,離放榜日越近,壓力是越來越大.

終於到了放榜那天,手機和email都已經打好草稿—我沒有上.準備等看到信的內容之後就把訊息和email傳回台灣,也打定沒上的話,就回台灣.只是房子的租約才剛簽新約,要找人頂倒是有一定的難度,尤其是頂主臥室.終於郵差送信來了,自己親自把那封通知信打開,回台灣或是留下來,就在那一秒後確定.

情況出我意料之外,我竟然上了SCU.那一刻在身上的壓力完全不見了,也馬上發簡訊給前女友(除了我室友之外,在台灣最早知道我上的人就是他),美國時間的傍晚,我則打電話回家報喜.在這裡我又體驗到了一件事,危機就是轉機,而且是人生的轉折點.每一件看起來對自己是打擊的事情,換個方式想,卻都是自己讓自己奮發向上的動力之一.如果沒有那些刺激,或許自己不會這麼努力的準備轉學考,可能只是做應付性的準備.如果要我再選一次,我想我寧可拿這些錢在台灣補習,至少保證一年內可以出國唸書,而且花的錢絕對比在美國少的多.不過既然發生在自己身上,那就當作一個人生的轉折點,一個人生的體驗.

終於定生死的那天到了,結果是出人意外的好,什麼叫做洗三溫暖,我在美國完全體驗到了,那是從小到大都沒有過的經驗,原來在美國唸書真的很不簡單,絕對不比台灣輕鬆,現在想想,跟台灣早期的聯考比起來,美國真的困難多了,除了托福,GRE,GMAT,還有生活上的大小事,絕對不是在台灣的學生想像的到,沒有親身體驗絕對想像不到你會遇上什麼事,以前在台灣很鐵齒自己不會碰上,結果很多想不到的事都碰到了.包含今年五月幫助那兩位韓國媽媽

打從我入學每個EE學長都說有到3.0可以畢業就不錯了,不用強求好成績,當初自己也想說有到3.3就不錯了,結果我這個最不像研究生的研究生竟然平均成績飆破3.5(這學期查了一下成績真的嚇了一跳.我想應該是時來運轉了,當然沒有學長們的考古題做參考,我想我的成績也不會這麼高)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把前女友帶出來一起唸書,然後就這樣分手了..只希望自己還有那個運氣和機會把她追回來...

今年正式接了台灣同學會的職位,雖然不敢說是很稱職的副會長,但是身邊的同學有問題,一定想辦法盡力幫忙,套句領袖D的名言,給他魚吃,不如給他釣竿教他釣魚.自己對於熱心助人也有很深的體認,以前的我,做事不會想很多,換句話說就是任性的小孩和態度不夠成熟(我想我前女友會跟我分手,一部份原因應該是這個),現在不敢說改變很多,但是一些做事的態度和出發點都改變很多,我想這應該是人家口中的成長吧,只是每次回台灣找老師找同學,就覺得自己差別人一節,因為同年紀的人都已經在賺錢了,我卻還在花父母的錢,這種感覺愈到高中,大學同學更是深刻.雖然自己曉得欲速則不達,但是當自己遇上時,卻是只有著急而已

或許是進去學校的時間點不對,系上的系主任對於課程規劃不以研究為主導,以好不好賺錢為主,在學校的兩年時間,除了基本課程每學期都是爆滿之外,想上進階課程的同學,只能每學期去求神拜佛,期望修課人數可以多一點.自己曾經碰上一堂不錯的課程,連續三個學期都以學生人數不夠為由不開..就算後來達到最低人數需求,,照樣關給你看..很多不錯,有深入的課程就這樣毀在系主任手上,手上的讀書計畫也不知改了多少遍...在學校修課有很深的感觸,學的東西廣度夠,絕對是夠,不管是自動控制,ic,digital,analog,nano幾乎都沾到邊了,但是整個課程深度完全不夠,想要更踏進這個領域一步,就被系主任擋在門外,眼睜睜看著寶藏從你面前消失掉.
雖然一些基本課程的規劃都不錯,也遇上幾個不錯的老師,深度不夠一直是永遠的痛,在學校可以花時間在唸書上,不懂還有老師同學可以問,出去工作後就不同了,大家都有大家的進度,自己跟不上就要想辦法,同事間沒辦法像同學一樣,可以隨時隨地幫助你,拉你一把.

因為入學時,認識的學長姊不多,第一學期傻傻的照著教授給的建議,選了四門比較輕鬆的課.第一學期真的是輕輕鬆鬆就過完了.之後一直到畢業真的是惡夢,每學期手上至少有兩門到三門的重課,那種生活真是刺激,一直到期末考考完,完全沒有把握可以拿到A 或是B.每次聽到酋長又拿A,就會很機車的跟他說,你過來修幾堂課看看,看看你還會不會每學期跟我寫個炫燿文.雖然研究所的成績不是很重要,但是只要是學生,多少都有榮譽心,雖然沒辦法每堂課都拿高分,至少也要保持一定的程度,俗話說,技術不如人,裝備要贏人家.既然拼不過在職生的經驗,那就好好用功把成績拿高點.至少不會那麼心疼學費那麼貴.兩年的研究生生活就在開學輕鬆,期末緊張的氣氛中結束了,雖然最後成績沒有達到想要的標準,不過自己也算滿足了,畢竟最不像研究生的研究生,可以拿到那樣的分數也夠了.

兩年的學生生活結束了,問我學到了什麼,我只能給你很基本的東西,如果要在深入,很抱歉,我講不出來.不是我上課不認真,是系主任不給我們這些東西.就算是我是SCU畢業生又如何,我反而沒有很興奮,因為學到的東西跟我預期的差很多...
今年系主任換人了,期望系上會有新氣象,新的系主任是以研究為導向的教授,如果他可以用這種心態去看系上,或許之後的學弟妹可以修到許多深度夠的課程.期許SCU會越來越好

在美國的生活經驗出乎意料之外的多,出國前只想著單純的學校生活,實際碰到卻不是這麼一回事.我想這才是我父母要送我出國的最大原因.雖然不敢說自己成長很多,但是碰到事情不會再以前那樣魯莽,會開使用不同的角度去看一件事,去思考每一件事的前因後果,試著找出最好的解決方法.人都有七情六慾,感情用事是不可避免的,如何在理性與感情間取得平衡點是我一直努力在學習的,回到台灣,很多事不得不以人情為出發點,也因為人情,台灣的生活又是一個截然不同的學習環境

[ 本帖最後由 shinji 於 2009-4-9 07:42 PM 編輯 ]
express_iamback 發表於 2007-9-12 07:25:04 | 顯示全部樓層
你這樣寫NPU的會抗議拉.
Voyage 發表於 2007-9-12 18:38:44 | 顯示全部樓層

永遠祝福

Bill:
     好人會有好報, 你是一位很好且難得的人,老天爺不會虧待你的!!
Hua 發表於 2007-9-12 20:49:50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沒有頭沒有尾。。。。我們錯過甚麼精彩的嗎
 樓主| shinji 發表於 2007-9-13 02:08:25 | 顯示全部樓層
啦啦啦..
我也不知道....
手槍老大,有請你派出探員幫我查查了....
 樓主| shinji 發表於 2007-9-13 02:21:24 | 顯示全部樓層
如果以後有新的體認
都會直接在第一篇作增減,如果想知道是否有新的文章出現
請自行查閱編輯時間

[ 本帖最後由 shinji 於 2007-9-13 02:27 AM 編輯 ]
Hua 發表於 2007-9-13 13:12:19 | 顯示全部樓層
哈。。。那SVU (矽谷大學) 可能更不爽吧。。。
seasky 發表於 2007-9-13 22:40:49 | 顯示全部樓層
話說各位提的這兩間,小的我都有申請XD
我申請的範圍還真大....:p
express_iamback 發表於 2007-9-14 09:56:51 | 顯示全部樓層
野雞大學野貓大學..
唸的人如寒天飲水冷飲自知,不須要多做攻擊..
lanbsky 發表於 2007-9-14 16:26:00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Hua 於 2007-9-12 09:49 PM 發表
這個。。。。沒有頭沒有尾。。。。我們錯過甚麼精彩的嗎


這個說來話長了......... 不過這一帖還真是給人很多想像空間....
有空再來跟各位報告一下...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USTSU

GMT-8, 2022-8-16 14:20 , Processed in 0.04398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USTSU.com since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