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TSU

作者: jeremy
檢視: 5028|回覆: 0

主題標籤Tag

more +隨機圖賞Gallery

雅房分租日落區(sunser)及套房雅房分租日落區(sunser)及套房
Cupertino雅房出租Cupertino雅房出租
爾灣 Turtle Rock 好區雅房出租850爾灣 Turtle Rock 好區雅房出租850
爾灣 Turtle Rock 好區大套房出租1500爾灣 Turtle Rock 好區大套房出租1500
灣區舊金山教車教練灣區舊金山教車教練
二樓大房分租,近SFSU和CCSF二樓大房分租,近SFSU和CCSF

科技新貧

[複製連結]
jeremy 發表於 2004-12-29 11:37: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檢視: 5028|回覆: 0
轉自 <今周刊>

電子業景氣不佳,獲利難以為繼,員工分紅配股明顯縮水,過去人人稱羨的電子新貴,不少人已淪為「科技新貧」。估計目前約有五十萬名科技業員工想轉業,這批科技人才該如何面對巨大衝擊呢?

每天早上,小倫的媽媽都會開車送小倫到新店大台北華城的康橋小學上課,不過最近他不上課了,同學都覺得奇怪。後來大家才知道,原來小倫的爸爸在新店的電子公司上班,這幾年公司獲利明顯衰退,員工配股大不如前,無力再供養小倫去上每年要繳三十幾萬元的「貴族小學」,只好把小倫轉到住家附近的公立小學,每學期只要幾千元學雜費。

場景再轉到新竹竹北,最近某一家仲介公司接到一個案例,一位在五年前買下二千多萬元豪宅的電子新貴,最近準備出售他的房子。原因是這幾年股價大跌,當初他在公司配得的分紅股票,如今價值已從當年的二千萬元跌到剩下三百多萬元,當初向銀行貸款一千五百萬元,如今每個月要繳至少十餘萬元的利息,讓他興起不如賣掉的念頭,全家人再搬回竹東老家。

電子產業景氣不佳卅員工分紅大幅縮水

這些都是活生生的真實案例,電子業景氣不佳,獲利難以為繼,股價也跟著大跌,員工分紅配股的價值也明顯縮水。過去人人稱羨的電子新貴,實質收入大不如前,不少人已變成「科技新貧」。

科技新貴的配股真的減少了嗎?根據《今周刊》抽樣調查十家電子大廠,比較二○○一年及○四年這兩年的平均員工分紅總額,幾乎都大幅縮水。包括人人稱羨的台積電及聯電都衰退五成左右,其中台積電平均每位員工的分紅從一八○萬元降到八十四萬元。

至於衰退更多的公司如精英、威盛縮水幅度更達八、九成,英業達也減少七成以上,每位員工的分紅僅剩十餘萬至二十萬元左右。至於IC設計業中表現最好的智原,員工分紅也減少一六%,僅有鴻海是逆勢成長,每名員工分紅金額從三一五萬元增加到三八二萬元。

如果再從整體上市櫃公司的分配比例來說,更可以顯出電子業分紅配股「貧富不均」的現象。根據「台灣經濟新報社」的統計,今年國內所有公司的分紅總額達八○八億元,其中排名第一位的台積電就配了近一二五億元分紅,占全體上市櫃一○八八家公司的一三•六%。至於前十大公司總計配發四三九億元,占全部的四七•八%,前二十大及前五十大公司分紅則分別占了五九•八%及七五%。

配股「貧富不均」卅拆穿科技新貴假象

換句話說,在國內一千多家上市櫃公司中,排名前五%的公司員工,就享受了近八成的分紅獎勵。其餘九成五的公司只能分到剩下的兩成分紅,這種五%的企業員工拿走八○%的分紅,不僅是資本主義下典型「贏者全拿」的案例,也拆穿了被社會普遍認為是「科技新貴」的電子員工,實際上大部分都是收入普通的「科技新貧」。

的確,社會上對於科技新貴的普遍印象,主要來自像聯發科、台積電這種高配股的公司,但這樣的公司在電子業景氣不佳的潮流下,已經是少數族群。絕大多數企業的獲利表現不好,加上股價縮水,分紅自然減少,而且科技業員工薪資水準並沒有比其他行業高,如果分紅再縮減,所得其實非常有限。

因此就目前國內科技業的就業人口約六十萬名來看,有八成對科技業的前景感到憂心,想轉業的比例更大幅提升,若依這個比例計算,幾乎可以說有五十萬名科技業員工都想轉業。

對此,政大科技管理研究所教授溫肇東指出,「過去科技業的高額分紅配股是不正常的狀態,未來很難再有這種榮景,一定會逐漸回歸正常。」溫肇東認為,想進科技業的年輕人最好想清楚,不要抱著太大期待。

另外,華晶網際網路創投合夥人曾煥哲也認為,員工分紅要減少,其實意味所謂的科技業並不是那麼「高科技」,大部分人做的事情,都只是高級的組裝員或繪圖員,所以似乎不應該付給員工那麼多的分紅。

若仔細分析,科技新貴未來拿到的分紅鐵定會持續減少,因為這個制度如今已引起社會極度的關切。因此政府也規定未來分紅配股的總額不能超過全年盈餘的一半,另一方面是政府計畫在二○○八年對員工配股以實價課徵,未來員工實質收入會大受影響,預料未來將是許多科技主管要急著想辦法改進的重點。

目前,分紅配股縮水的嚴重性,已明顯影響到科技員工的工作態度。

員工心情沉重卅考慮異業轉職

根據《就業情報(Career)雜誌》先前的調查,有七五%的工程師認為他所任職的產業已經或即將步入「微利時代」,其中包括DRAM(動態記憶體)、光碟片、晶圓代工業的工程師,對本身產業的獲利前景最悲觀。

該雜誌總編輯臧聲遠表示,雖然這個調查是去年做的,但今年情況更嚴重,員工分紅配股制度的修正已是大勢所趨,科技業員工的不安情緒更加明顯,尤其是四十歲以上的員工。

有超過八成的員工認為「科技新貴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而且年齡愈輕、愈基層的工程師愈擔心。

一位在園區上班的碩士工程師就抱怨說,「現在我們已經不再想什麼股票了,目前我的薪水只有三萬六千元,如果沒有配股,就只能租房子、騎摩托車,如果能夠把薪水調高到五萬元,二萬元繳房貸,一萬元繳車貸,剩兩萬元當生活費,這樣至少生活也會像樣一點。」

一位廣輝的工程師也說,「很多人都說科技業的收入高,但卻不問我們的工作時間有多長,若把我的收入除以工作時間,那我的時薪只有九十四元,只比在麥當勞打工稍好一點。」

另外還有超過六成的受訪者考慮要轉職,而且近七成考慮採取「異業轉職」,也就是換到別的產業領域做做看,而非只是另外換一家科技公司。

根據多位新竹地區的房屋仲介及汽車銷售員的觀察,目前新竹的豪宅銷售仍然不差,買家主要仍以電子業者為主,但這種買家都是金字塔頂端的少數族群,一般的工程師生活還是相當清苦,購買力也很普通。

一位工程師就很無奈地說,「我們去看房子或車子時,很多業務員一問我們是科技新貴,就直接介紹豪宅或雙B的車,誰知道我們只有能力買個小公寓或是裕隆的車子。」

預計○五年下半年卅出現另一波離職潮

事實上,二○○○年科技業從高峰跌落下來,許多從業人員境遇相當悽慘,在電子業進行調整的這段期間內,很多公司不是倒閉就是賠錢,很多電子新貴財富也大幅縮水,悲慘的例子不可勝數。例如一位前揚智的高階主管,早年從美國回來台灣工作,加入揚智後以每股八十元認購股票,後來聯發科人馬入主揚智,他也就跟著失業,當初認的股票讓他損失不少錢。

另外一位十四年前畢業自交大的高材生,早期加入台灣標準電子及台康資訊等公司服務,後來宏皉言蒆s痋A他就加入這家公司,並且還借錢認購三百萬元的股票。可惜連祫Z效不佳,連續減資兩次,分別減資四成及六成,後來又以十四股換一股併入啟痋A原來的三百萬元目前僅剩不到一萬元,不僅沒享受到分紅配股的好處,還成為名副其實的「科技新貧」。

由於景氣從高峰摔下來,二○○一年也是科技業員工變動最大的一年,尤其是當年許多員工拿完分紅配股後,離職、退休或轉換跑道至大陸的人相當多。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人力資源調查」資料顯示,今年一至九月,國內因為工作場所歇業或業務緊縮的平均人數達十六萬五千人。其中當然包含電子公司因為倒閉關門而失業的數萬名科技業員工。政治大學心理系副教授陳嘉鳳說:「現在科技業環境已不如以往好,以前是別人幫你安排退休,現在則是自己要有一種心態,必須時時要為自己準備好下一步。」

今年產業景氣回升,企業獲利稍有起色,預料明年下半年配完股後,又很可能掀起一波離職潮,許多企業的人力資源主管都已積極面對這個大挑戰。

圓創科技行政處長沈傳芳說,「工程師都非常聰明,我曾遇過一位工程師來找我,把他自己精算的分紅配股方式拿給我看,我非常驚訝這位工程師能夠算得那麼仔細,雖然並不見得是一個對的結論。」

沈傳芳認為,其實工程師最關心的只有兩件事,一是企業能否建立一個公平、合理的環境,二是與直屬老闆之間能否建立互相尊重及信任的關係。如果企業主管無法處理好這兩點,再有前景的公司、再高的配股也留不住人才。

要不要轉業卅興趣是關鍵

其實,目前已有許多工程師,無法忍受長時間的工作,又缺乏過去高額分紅的激勵,最後選擇離開電子業,甚至選擇轉至薪資較低的公家單位任職。至於留在電子業工作的員工,必須調整自己的心態,不要再老是想著過去高額的分紅配股,否則一定會失望。

一○四人力網站品牌總監邱文仁說,她不認為電子業員工的收入會比別的產業低,主要還是因為分紅收入減少後,心理上有很強的被剝奪感。

展望未來,科技業聲勢不再,哪些產業將最受青睞?哪些產業又將沒落?根據一○四人力銀行今年與去年的調查比較,科技人最想投入的明星產業排行,以光電業成長幅度最大,從第二位躍升為第一,另外生化科技也從第八名提升為第五名,半導體業則從原來第一位落居第二,而且衰退幅度最大。

一○四人力銀行更交叉比對出,目前在光電業工作的員工,對自己所處產業的信心最高,超過八成的員工認為光電業是明日之星。其次為生化科技業,信心度也超過七成,至於資訊科技、網際網路、軟體等產業,也都超過五成,但昔日最風光的半導體業,如今信心度已降到五成以下,至於電腦相關及電子相關製造業從業人員,不僅只有三、四成的信心度,而且是最想跳槽到其他產業的員工。

至於要不要轉業,最重要還是看自己的興趣在哪裡,如果有人當初投入電子業不是出於興趣,而是跟著潮流走,那麼以前報酬多的時候,大家都可以咬緊牙關,但當高報酬不再時,也就不再容易繼續堅持了。因此最後興趣還是最關鍵的因素,如果真的喜歡那份工作,即使工作時間長都不會痛苦。

台灣科技業經過三十年的發展,如今已走到關鍵的十字路口,從歐美品牌大廠的重新整合,日本加碼投資,韓商規模聲勢日益擴大,大陸企業又虎視眈眈,未來挑戰肯定一步步增加。台灣過去最引以為傲擁有龐大的優秀工程師,如今卻都出現士氣低落甚至想轉業的現象,企業主還能不再加以注意嗎?(本期轉載自今周刊第418期)

[ Last edited by jeremy on 2004-12-29 at 12:40 PM ]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成為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USTSU

GMT-8, 2023-10-2 13:16 , Processed in 0.060109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APCu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USTSU.com since 2004